争分夺秒 救治患者

自1月25日派出首批医疗队以来,四川已向湖北派出10批医疗队、3批疾控队、3名国家单独抽调专家和前方工作组等支援力量,共计1463人。截至3月9日,医疗队共收治患者2030人,治愈921人,开展心理干预516例、咨询415例;疾控队累计检测核酸样本6284份,采(收)集核酸样本8755份,流行病学调查264例,并参与华南海鲜市场等场所集中清理和环境消毒工作。

“这个时候,我作为一名医务工作者,必须勇往直前。” 大年初一,作为四川省人民医院第一批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邓磊在日记中这样写道。当天,邓磊与妻子分别时,心中满是愧疚。因为任务紧急,直到踏上武汉的征程,他还没来得及为家里准备防护用品。

到达武汉后,邓磊担任四川省人民医院支援湖北医疗队重症医学科组长,带领队员们负责武汉红十字会医院重症监护室。刚一接班,邓磊就上了12个小时的夜班。“我是一名党员,又是重症医学科组长,理应自己先上!”

在武汉红十字会重症监护室,邓磊带领队员逐步建好了负压病房,并带头完成了中心静脉置管、气管插管、有创机械通气、床旁超声等危重症手术,挽救了多名危重症患者的生命。

“16病区有个47岁的新冠肺炎男性患者,2月9日入院后,病情持续加重,需实施气管插管,进行有创呼吸机治疗。我们没有重症医学科医生和收治气管插管患者的条件。”2月20日中午,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第三批支援湖北医疗队队长、重症医学科主任康焰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工作群里看到这样一条信息。他没有丝毫犹豫,立刻回复:“我们23病区可以接收”。

武汉大学人民医院16病区与23病区虽然在同一栋楼里,但是从7楼16病区转入14楼23病区,一般转运时间大概要15分钟。这段路,对于转运小组和患者来说,是一道“生死线”,因为患者随时可能出现氧合下降、心跳骤停的情况。

为了尽可能降低患者转运的风险,康焰紧急挑选最有救治经验的医生护士组建转运小组。出发前,小组准备好了所有可能需要的抢救药物和器材,并进行了转运预演。然而,到达16病区后他们发现,患者氧饱和度不足50%,随时有心跳骤停的可能。康焰当机立断,要求转运小组在16病区实施快速顺序诱导插管,待患者病情稳定后再转入23病区。在两名队员的协助下,医生从给药到气管插管一气呵成,仅用60秒就完成气管插管。

患者情况逐渐稳定下来,转运小组用了近20分钟时间,才穿过这条“生死线”,成功完成转运。小组队员赖巍说:“病人身上带着很多仪器,我们推着病床不能走快,只能缓缓地行进。”目前,经过华西医疗团队的精心救治,这名重症患者已经成功拔管,病情稳定。

“我们这支队伍中,最多的是重症医学科的医护人员。”康焰介绍,考虑到重症患者多是老年人,团队特意挑选了来自老年医学科、肾内科、心内科的医生。新冠病毒攻击患者的心脏、肝、肾等器官时,多学科团队合作,能找到更好的应对方法。

由于长时间住院和病痛,一些患者出现了心理障碍。例如,有的患者因将病毒传给了家人而深深自责;有的患者觉得给医护人员带来了麻烦,出现抑郁症状;有的患者对疾病心生恐惧,想放弃治疗。这些患者急需心理治疗,以缓解心理压力。

为了更好地为患者提供心理治疗服务,2月21日,四川省派出第九批支援湖北医疗队,其中专设心理医疗队,共50名队员。他们来自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成都市第四人民医院、自贡市精神卫生中心等医疗机构,为患者带去了“心灵的温暖”。

《 人民日报 》( 2020年03月12日 06 版)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550dmv.com